欢迎访问浙江卡斯帕新能源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联系我们|英文网站(旧)ENGLISH
全国销售热线: 400-0577-899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 400-0577-899
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能源变革大潮正涌,光伏企业铿锵前行


人气:69 日期:2016-11-11


在距离江苏苏州北站25公里的工业园区内,一座连接能源历史与未来、共融人与自然的现代化标志性建筑临湖而立,其倒影与湖水灵动辉映。走进它,每个人脑海里都会瞬间勾勒出一个对未来家园的美好憧憬。

这座建筑就是由协鑫(集团)控股兴建的国内首座未来能源馆。占地面积虽有限,但却承载了一个绿色能源梦。

在全球气候变化压力下,中国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已悄然转型。其中,发展可再生能源已成为能源重塑的根本。在中国能源变革的大潮中,光伏企业在历经欧美双反、补贴缺口大、弃光限电、融资难等困境后,开始抱团取暖,不断革新技术,正铿锵走在实现平价上网的大路上。

从0到1:转移世界光伏市场重心

2002年,世界光伏装机量超过1000MW,这标志着人类走进了太阳能时代,而那时的中国还尚未开启“迎光之门”。直至2005年,无锡尚德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施正荣以186亿美元身家摘得中国新首富桂冠。一时间,光伏大咖被供上神坛,光伏产业也被神化成能源匮乏时代的救星。凭借新能源政策优势,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曾经的暴利市场。据统计,2008年中国光伏企业不足100家,至2011年已膨胀500多家。

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多晶硅市场波动,使3/4的光伏企业因无力承压而被迫歇业。仅仅三年时间,中国光伏产业又很快遭遇欧美双反。盲目扩张的光伏企业频频受挫,11家在美上市公司负债总额近1500亿元。随着欧债危机逐渐加深,欧洲各国相继削减光伏产业补贴,需求同期减少20%,这对于高度依赖出口的中国光伏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面对“集体亏损”,一场以英利、天合、尚德和阿特斯等14家企业为代表的行业“自救”行动在北京拉开序幕。为了应对一场场“寒冬”,光伏企业开始了抱团取暖。

当然,除了面对国外危机外,光伏企业也不得不应对来自国内长期存在的弃光限电、补贴缺口大和融资难等难题。以光伏补贴为例,随着年度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不断增加,补贴资金已捉襟见肘,补贴资金问题已经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大问题。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处长支玉强介绍说,截至2016年上半年,该项补贴资金缺口累计达到550亿元左右,年底预计可突破600亿。

但是,这丝毫不能抹去光伏企业在世界能源产业中迈出的一大步。“十二五”期间,我国多晶硅电池量产平均转换效率提高8.2%,带动光伏组件及系统成本快速下降约60%,光伏电站造价从每瓦20元降至6元左右,全国光伏发电装机增长了168倍。特别是2015年,中国光伏累计并网容量达到了43GW,一举超越德国夺得世界第一宝座。

“从0到1,大批核心关键光伏技术的运用,不仅促进了产业快速提升和成本的大幅下降,又催生了一大批新应用、新业态和新产业。可以说,光伏产业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一个走向世界的‘样板’产业。”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文杰告诉记者。

短短十几年,光伏产业的发展缔造了一个中国产业的传奇,世界光伏产业的重心已经开始由欧美向中国转移。联合国副秘书长沙姆沙德阿赫塔尔在2016年国际能源变革大会开幕式上表示,近年来,中国在太阳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推动了可持续的能源变革。巴黎协定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亚太地区国家的政策选择,特别是中国、印度和许多太平洋国家。对此,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阿德南阿明也对中国在能源变革中取得的进步表示肯定,他说:“全球市场上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持续增长,新增的发电装机总量已达62%,在这方面中国做出了引领全球的努力,其中太阳能新增容量占到了世界的三分之一。”

领跑:从规模至上到技术革新

一个产业的进步,其背后离不开技术支撑;而每一次产业的绝后逢生,其背后的力量更离不开技术支持。光伏产业尤其明显。多年前,我国光伏产业一度面临“两头在外”的尴尬格局。其中,作为制造太阳能电池的重要原材料多晶硅,95%依赖进口,其关键技术长期控制在国外少数大型化学企业手中。2005至2008年间,全球多晶硅价格从每千克22美元涨到了500美元。这一现状无疑制约了中国光伏企业的快速发展,也暴露了光伏产业链不完整与技术不健全的弊端。

随着国内部分优势企业在多晶硅技术层面的突破,光伏产业也逐步打破了受制于国外原材料供应商的局面。“目前我国多晶硅产能世界第一,占比47.8%。”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王勃华表示,随着原材料成本的下降,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组件和电池成本的快速下降。

技术是行业前进的关键因素。这是光伏企业经历了多晶硅之困后最大的感受,也是企业优胜劣汰的最有力的杀手锏。2015年,为提高光伏产品市场准入标准,引导光伏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我国开始全面实施“领跑者”计划。至此,光伏行业开始进入高效产品领跑时代。

“领跑者”计划实施一年以来,行业制造水平、应用水平、标准及测试等方面整体大幅提升,高效产品已然成为一种趋势。9月29日,国家发改委下达了光伏行业《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电价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的“准圣旨”。闻听此讯,不少企业开始纷纷亮出大招。在2016年中国光伏大会上,天合光能正式推出首款非组件产品Trinatracker高可靠智慧型跟踪系统。在江苏泰州,以光伏辅料为主要业务的中来股份也开始逆袭杀入电池领域,并推出了全球领跑的N型单晶双面高效电池。

近日,业内又有消息传出,国家能源局正在酝酿升级版“领跑者计划”的出台。据了解,PERC太阳电池、黑硅太阳电池、N型双面电池、MWT太阳电池、HIT太阳电池、IBC太阳电池等先进电池技术和双玻组件、1500V组件、智能组件和叠瓦组件等组件技术有望成为升级版“领跑者计划”技术扶持的对象。虽然官方尚未出台明确的政策条文,但是光伏产业内部掀起的一股技术争先的潮流已“暗潮汹涌”。

但必须承认的是,中国新能源的发展方向已经发生改变。在2016年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开幕式上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表示,新能源发展方向的转变主要包含两方面,一是由单纯的扩大规模向质量和效益转变;二是由高补贴向通过竞争方式来降低补贴转变。不难看出,这种转变最根本的力量就是技术革新。

泛产业化:“光伏+”遍地开花

在政府的政策支持下,我国依托“光伏+”模式而诞生了一批以光伏产业园、光伏扶贫、光伏小镇、可再生能源示范区、绿色智慧小镇等为代表的示范项目。这种光伏“泛产业化”的模式正在我国生根发芽、遍地开花。

“目前,国内光伏产业依托大型地面电站,利用屋顶分布式、渔光互补、农光互补等多种形式电站,为现代化乡镇、小区提供多形态清洁能源供应,推进光伏与工商民用建筑一体化、绿色产业园、绿色能源小镇和美丽乡村建设,推进跨界融合,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共山在苏州创建能源变革典范城市发布会上表示。

2008年至2012年,光伏产业火爆至极。据了解,彼时全国各地一年建设的数量就高达300多家。而随着光伏产业园成为过去式,光伏扶贫于2015年“闪量登场”。特别是以“金寨模式”为代表的光伏扶贫样板在安徽乃至全国得到了全面推广。

浙江嘉兴的秀洲小镇,是一种以光伏发电和光伏制造为轴心,以光伏服务和光伏旅游为延展,践行“处处有光伏、家家用光伏、人人享光伏”发展理念的光伏小镇。据了解,浙江还将在已有“秀洲模式”的基础上,继续拓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领域,力争全年建设分布式光伏电站80兆瓦,建设湖面光伏电站19.6兆瓦。

2015年7月,国务院批复了张家口为可再生能源示范区。一方面,以2020年冬奥会为契机,在张家口创建一个低碳乃至0碳专区,为国际社会做出示范。另一方面,为京津冀地区,乃至华东、华南重要的用户侧、负荷侧等供应清洁电力。据了解,全市光伏发电装机146万千瓦,并网113万千瓦;并获批光伏廊道项目开发指标50万千瓦,申报光伏扶贫项目78万千瓦。

在推进能源变革道路上,江苏省可以说是全国的急先锋。江苏省能源规划咨询中心的牛曙斌表示,目前江苏已经从能源1.0黑金时代、2.0低碳时代,3.0高比例光伏发电和风电过渡到了能源4.0时代,正积极倡导生态园智慧城市和工业园区的能源互联网的模型,并在昆山和苏州园区、新区都得到了推广。

作为江苏新能源领域的先锋企业代表,朱共山透露:“协鑫正积极开展‘绿色智慧小镇’建设,大力提高可再生能源对新型城镇发展的支撑作用,打造苏州为新能源以及能源互联网相关的产业聚集区、先进清洁能源技术的应用示范区、研发和智库等平台的承载区,为中国和世界的能源供给和消费方式变革提供借鉴。”


转载自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卡斯帕新能源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讯息

Copyright © 浙江卡斯帕新能源有限公司